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8-11 16:47

漂在一线的年轻人们,真的能租房过一辈子吗?

刘莎 刘莎 编辑
-

高晓松说,他妈从小就教育他和他妹妹,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千万不要被一些所谓的财产困住。

于是就算挣得再多,他和他妹妹都没打算买房,听歌看电影满世界跑着玩,过得惬意。

金星也是不买房过生活的忠实拥簇之一。不过比起高晓松的诗意栖居,金星更愿意把买房还是租房当做一个数学问题来看。考虑到她所租住的上海锦江饭店总统套房的租售比,她毅然决然地决定租着过下去

不过把他们的生活与普通人相比,还是有点太不现实了。高晓松和金星选择不买房而租房住,是因为他们还有选择的权利,对于大部分要在这两者之间作抉择的年轻人来说,其实根本不存在太大的决定权。

所谓的选择恐惧症,不过是因为穷而已。

如今因为工作而选择漂在北上广深的年轻人不在少数。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在这些地方安家落户,因此租房成了大部分人的选择。但是考虑到未来的发展,买房还是租房过下去依然是摆在他们面前的一个难题。

条件允许的话,我愿意租房生活

房子是租来的,但生活不是。

这句话曾经在网络上风靡一时。几个心灵手巧的妹子用区区几千块就把自己的“老破小”出租屋改造成了人人称羡的样板间。不得不承认,这对大部分还处于生存阶段的年轻人来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图片来自:WaterFairy

把租房的生活过成一种“诗意的栖居”,这是很多刚出社会、希望能早点有个自己的窝的年轻人的梦想。逛一趟宜家买一堆价廉物美的小清新装饰品,周末自己下厨做一顿 Brunch,再找个光线好的地方摆拍发朋友圈,嗯,这才是生活。

(图片来自:简书

还有就是像高晓松那样的自由灵魂,不愿意被房子所束缚,也许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才是他们这些有钱有闲人士的高尚追求。

然而对于更多还没有实现财务自由的普通人来说,租房生活是一种无奈却又极具性价比的选择。

同样的价格,他们也许可以在繁华的市中心租一套状态还不错的公寓,不仅生活设施齐全、交通便利,还能够有更多的预算空间享受高质量的生活;而如果要买房的话,也许只能买一间小的或者地处偏远的,更不要提因房贷而带来的诸多压力以及生活品质的下降了。

(图片来自:蚂蜂窝

曾有媒体做过一项有关买房还是租房的调查,结果显示,有 21% 的受访者“不想因为买房而背上房贷的压力”,而有接近三分之一的受访者也表示,“不受地缘限制”是租房的一大好处。

如果服务好,居住稳定,交通便利,周边设施齐全,室友和睦相处,我会选择长期租房住。

这应该是很多漂在一线的年轻人的心声。然而摆在他们面前的种种现实,却似乎很难能够让他们通过租房来安居乐业。

在中国,买房早就成了没有选择的选择

虽然租房过活也不错,但仍有高达 62% 的受访者表示,不会选择长期租房,更希望能够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产。

一位知乎网友就曾表示

我很难想象,当我老了,自己颤颤巍巍地跑中介找房源的样子;当我老了(可能会有一些疾病缠身),人家房东会不会怕我‘老死’在他/她的屋子里……

的确,在中国,买房这件事早已超越了房子本身的意义。

(图片来自:搜狐

小李在北京待了十年了,大学毕业后就进了央企的他,收入只能说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工作后拿了北京户口的他,虽说不用再苦等缴纳社保年限来获得买房指标了,但家在农村的他实在拿不出那么一大笔首付款。眼看着北京房价以魔幻的趋势涨了又涨,他还是只能租房住。

今年,他跟交往 2 年的女朋友开始谈婚论嫁。对方也不是北京本地人,而且还没有北京户口,只是家境比自己要好上一些。不过丈母娘坚持表示:想结婚,先买房。

尽管双方家庭可以“倾尽全力”地帮衬一些,但是要想在北京买上一间“符合要求”的房子,还是让小李觉得有些吃力。

小李丈母娘的强硬态度不无道理。

在中国人的观念中,有房才有根,安土重迁、落叶归根是传统。在前面的调查结果中,排在第二位的买房理由就是“父母和家人的要求”,尤其是在现在的婚恋市场中,有没有房子越来越成为大家择偶的重要标准。

(图片来自:《我的前半生》)

而除了传统观念之外,如果准备步入婚姻和家庭生活,房子真的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因为在中国,房子不只是房子,与之捆绑在一起的还有户籍制度,以及与户籍制度挂钩的很多隐性福利。

比如说在很多一二线城市,房子和户口就因各种政策问题扭成了一团,成了怎么也解不开的套。

2009 年的时候,《南方周末》曾经报道过一个问题,在广州、北京等地,一些通过集体户口入户的新移民遭遇了无法结婚的难题。

(图片来自:组词网

由于集体户口多挂靠在人才市场,而很多地方的人才市场规定“集体户口”结婚后必须从人才市场迁出,这对于那些买不起自有住房又没有当地亲戚朋友可以帮忙落户的年轻人来说,成了一个难以跨越的鸿沟。想结婚就得从人才市场迁出,但迁出后可能就会失去户籍,完全是个两难选择。

就算想办法让人才市场发善心,在不迁出集体户口的情况下领了证,这些人还将面临未来孩子没法上户口的问题。在很多城市的规定中,“集体户口”持有者需要拥有自己的住房才能为子女上户口。

在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中,如果子女没有户口,以后需要缴纳高额的择校费、无法再当地参加高考等问题就不需要再赘述了吧。

(图片来自:杰卓教育

这些都是在寻求安全感之外,刺激年轻人即使背债也要买房的重要因素。

在中国,买房子除了安居之外,更被当作是一种投资手段。在房价近乎魔幻式地变化的这几年,一批批炒房大军的发家史吸引了更多的人入场,就算在国家的多轮调控之下,这股风潮也未见平息。

(图片来自:搜狐

在没有更多更好投资渠道可选的情况下,把房子当做硬通货和保值手段成了很多人的选择。不过即使炒房者众,买房子仍然是大部分中国人,尤其是正准备成家立业的年轻人的刚需。

想要像前面所说的那样靠租房过一辈子,可能也就是准备“注孤生”的单身狗们可以想想了。但前提是,你的收入可以一直负担房租,你也能在自己年迈时找到合适的房子。

“租购同权”也无法解决的问题

租一辈子房到底现不现实,这对很多人来说可能不只是愿不愿意,而是能不能实现的问题。

近日,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联合发改委、公安部、财政部、国土资源部等九部门印发了《关于在人口净流入的大中城市加快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的通知》,决定要在人口净流入的大中城市采取多项措施,加快推进租赁住房建设,培育和发展住房租赁市场。

广州市也率先推出《广州市加快发展住房租赁市场工作方案》,要推行“租购同权”,让符合条件的承租人可以和购房者一样,享受就近入学、医疗等公共服务权益。

(图片来自:新浪财经头条

看上去好像挺不错的,感觉前面所说的那些不买房就没法享受的福利从此就可以享受到了,但是再仔细一看,这事好像根本没这么简单。

就以承租人子女就近入学这条来说吧,原规定是这么写的

具有本市户籍的适龄儿童少年、人才绿卡持有人子女等政策性照顾借读生、符合市及所在区积分入学安排学位条件的来穗人员随迁子女,其监护人在本市无自有产权住房,以监护人租赁房屋所在地作为唯一居住地且房屋租赁合同经登记备案的,由居住地所在区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安排到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含政府补贴的民办学校学位)就读。

说到底,“租购同权”针对的还是有户口的人士,按照原来的政策,这些有户口但没房产的人士本来就可以入学,只是无法享受就近入学而已。如果没有户口,不好意思,你还是被排除在一般的入学福利之外。

(图片来自:朱罗纪

其次,就算“租购同权”满足了一部分有户口但无房产人士的就近入学权,与之相关联的学位房的价格也可能会随着政策的实行而出现飙升。原来只能通过买房获得的优质学位,以后租房就行了,这些因供需状况而出现的租金溢价,最后还是要摊到租户的头上去。

再往根上说,中国目前的租赁市场制度和现状,也基本很难保障租户可以实现长期租房。

在调查中,有 25% 的受访者认为,“房主违约”是影响自己长期租房的一大障碍。

很多人可能都有过费尽心思最后却很难找到满意房子的经历,各种黑中介、黑心房东、黑心房客,让本来就恼人的找房更加头疼。好不容易住下来了吧,突然有一天房东说要卖房子,你就得收拾包袱准备走人。

(图片来自:中国仪器网

还想买自己心仪的家具和装饰品来打造理想中的小窝?对于一个拎包入住并且随时得准备拎包走人的租客来说,这是不存在的。

一位知乎网友的发言很令人感慨:

合约写得再好,房东不想租,只是损失几个月的租金。但对租房的人来说,就得重新找家。

他山之石能否攻玉?

看来,真的想要在中国靠租房子过一辈子,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过尽管在客观和主观方面存在种种障碍,还是有一些方法值得我们借鉴。

在欧洲的很多国家,社会福利制度较其他地区成熟完善是一件众所周知的事情。这其中,针对租房和保障性住房的一些政策就很有参考价值。

比如说法国,他们的保障性住房制度就非常完善,由非营利性公有机构进行管理的社会住房(经济适用房)不会用来出售,而是以极低的价格租给低收入阶层。

(位于法国大城市郊区的廉租房,图片来自:腾讯大家

除了政府和公有机构之外,很多私营企业也会资助并建设这样的廉租房,再加上法国从 1956 年开始就建立起来的“低租金住房制度”,廉租房逐渐成为法国租房市场的主流。

法国政府规定,任何一个城镇的廉租房比例不得低于 20%,全国有 17% 的人口居住在廉租房内,有些地区甚至高达 30%。政府会根据申请人的收入水平来决定是否入选,一般来说,廉租房的租金大概只有商业租房的三分之一,最低甚至能达到六分之一。

并且,不带家具的房屋租期至少为三年,房东在合同期内不得随意涨租,除非有充分理由,否则也不能随意要求房客搬出;如果合同到期后没有意外,合同还可以自动延期。在每年的 11 月至 3 月,由于寒冬的原因,任何驱赶房客的行为都会被法院所制止。

德国对租房市场的管控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除了规定房租的涨幅之外,政府还细化了租房合同及相关程序,最大程度地避免产生分歧。

(图片来自:New Statesman

其中,德国的租房合同分为有限期和无限期两种,如果一方想要终止合同,需要提前至少 3 个月通知对方,租期 5 年以上的要提前 6 个月,10 年以上的则要提前至少一年通知。

在如此完善的制度保障之下,德国人更加偏爱租房,全国的租房比例甚至接近 60%。

就算在我们的邻国日本,选择租房生活的人口比例也在不断提升。二战后,为了解决城市居民的住房问题,日本政府建立了“保低放高”的房地产政策,即为中低收入人群提供廉租房或者住房贷款,高收入人群的住房则交由房地产市场来解决。

同时,日本也建立了成熟的租房体系。中介公司网点多,服务也经资格认证有保障。除了房主之外,房客的审核制度也非常严格,需要有担保人进行担保,还要填写相关收入证明,防止房客交不起房租中途跑路。

当然,国情的不同,还是给这些策略在中国实施的可能性打上了问号。

比如说就像房价与土地出让模式紧密相连一样,如果不把户籍制度与社会保障、社会福利等解绑的话,“租购同权”可能也无法从根本上实现“让住房回归居住本质”。

当租房市场得到规范,租房者也能享受与买房者同样的社会权益的时候,也许会有更多的中国年轻人真的愿意租房过一辈子吧。

题图来自:ELLE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欧洲pt老虎机官方网站,欧洲pt老虎机,欧州pt老虎机游戏充值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